• 招生简章
  • 联系我们
  • 授权合作
  • 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心活动 >

    【观点】定点法导论

     刘勰的《文心雕龙》,其“总术”曰:“乘一总万,举要治繁。”

      毛泽东在《矛盾论》中指出:抓住了主要矛盾,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画画这一个东西,说难也难,说易也易。作画的“主要矛盾”在哪里?对此,画人一直在探索。

      上世纪50年代,中国的美术院校流行一句口诀:“从整体到局部,再由局部回到整体,”画画的过程是整体、局部、整体、局部,循环往复、逐渐深入,直至画完成。这种方法作为初学过程, 不是不可。但最容易出的毛病是,很多开始画得很好的东西,最后都磨坏了,磨平了,画面缺乏生气。当时一边倒向苏联,其他学派一概斥之为资本主义腐朽文化(注一)。一次老院长胡一川教授(注二)接受我们“七年制”(注三)同学的访问,他坦率地说, 整体-局部-整体,这种方法好是好,但不是唯一的,搞得不好会磨洋工,把感觉都磨光了,当年我的老师克鲁多(法)就不是这样教的,他主张全局在胸,具体着手,下笔立求准确,这样画的笔触有表现力。当时他要我们不仅要看东欧、俄国的,还要好好看看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珂勒惠支等等世界各地大师的画,他还特别向我推介了斯塔克的素描,他说,克鲁多的素描也是这样的,很有力量,你们“七年制”的同学,学习时间长,各种方法都可以试一试。找一种最适合你们的才好!百家争鸣嘛。此事对我的触动很大。我重视定点法,注意斯塔克——克鲁多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60年代中苏论战开始,文革中,苏俄学派又被当成修正主义一概加以批判。当时,还未达到打开国门放眼世界的程度,取而代之的只不过是东欧学派。一部分人从东德留学回来,一部分人受到罗马尼亚专家博巴班的影响,还有一部分人引进了东欧阿雪裴体系和阿尔巴尼亚等国的艺术。东欧学派的优点是强调架构,强调解剖、透视,强调理性分析,强调用线,这一学派的影响越来越大。但是此学派中某些人在教学中比较排斥色调、光影、背景、质量感,不注意虚实,不注意感性直观,过份理性。时至今日,有人自称这种素描叫“结构素描”,把别人称为“调子素描”,片面地贬低色调、长期作业和全面因素。用这种素描基础画的油画,往往像单线平涂,难以驾驭调性、体面和光影。致使很多人画画下笔就切线,直线、横线、斜线, 线条越画越多,甚至越画越粗,画得好的人固然有(注四) 但很多人越画越疲, 越画越累,最后就算画完了,但开始的新鲜感和激情几乎丧失。某些固守原先苏俄学派的人就称这种素描为不能深入的“架子素描”(注五)。

      面对这种“架子素描”与“调子素描”之争,我专门请教过我自幼尊敬的老师王肇民教授(注六),王先生说,我们不要搞门户之见,两派都有好作品,希望你还研究研究世界上、特别是西欧的各位大师。尤其是从那些尚未完成的作品中了解他们实际的作画过程。我发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鲁本斯、斯塔克,都是先从局部入手的。

      我问:“从局部入手会不会在大的关系上出问题?”

      王老师说,不会,看你会不会定点。

      我又问:“如何定点?”

      他说,先把对象的中心点与画纸的中心点结合起来,以肯定位置,然后从一点开始画出轮廓,继而再由一点开始画出明暗,一遍画过,即已基本完成。最后,只要全面检查,略加修正即可。

      定点法三个字,我最早是在王肇民教授那听到的。

      王肇民还在晚年重新订正的《话语拾零》中强调指出:“必须强调点的重要性,要强调由点到线、由线到面、由面到体的原则。”

      李可染、王肇民、胡一川先生在广州聚会的时候,曾兴致勃勃地回忆他们当年的共同导师法国画家克鲁多教授示范的情况:(注七)

      一张纸铺在那里,他对着米开朗基罗的雕像“垂死的奴隶”,看对象、看白纸,再看对象,再看白纸……他在白纸上定下上下左右几点,当确定对象最重要的一点在画面的什么地方,处于什么明暗层次之中后,便一条线从扬起的手臂直画到脚跟,非常准确,本领很大……

      王肇民最后总结道:“这叫先由全局决定一点,再由一点画到全局。”

      石鲁先生和叶浅予先生在我院示范作画时面对白纸,思索良久,然后用指甲在宣纸上定了几个几乎看不见的点,然后大墨就上去了。画法与克鲁多有异曲同工之妙。

      徐悲鸿在教导学生时也如此,“找出对象最亮的点,最暗的点,次亮的点,次暗的点,依次类推。反复、认真、详细地比较。”而且特别强调“这一点”不能似是而非。

      点的空间构成是一切造型的根本。它直接影响形态、视觉和空间。

      物质的本质特征,取决于点的空间定位,哪怕同样是碳,空间构成不同,空间定位不同,石墨就是石墨,很脆,金刚石就是金刚石,非常坚硬。同是人,头部骨点的空间定位不同,就形成千变万化的特征。

      几何学告诉我们,线是点的连接,面是线的运动,体是面的组织,把精力首先放在点上,就抓住了关键。而且点不准,改起来容易,线不准、面不准、体不准、影调不准,改起来就麻烦了。

      注全力抓准点的空间定位,就是“乘一总万,举要治繁”,一定要“集中兵力打歼灭战”。

      我将定点法贯穿在“李正天工作室”的教学之中,正像当年我将这种教学法贯彻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84级教学改革试点班之中一样。学生一旦领悟,少走了很多弯路,进步是明显的。

      现在,胡一川、王肇民两位大师先后逝世了,谨以此书献给对我影响最大的师长!

      注一:其实,50年代,苏俄学派也学得不到位,主要受的是苏联附中教学影响。过分重视长期作业,过分沉迷于影调,流行机械分面等等。马克西莫夫来华办油训班,强调了结构在全因素素描中的中心地位,在全国影响很大。一批留苏回国的专家,开始较系统介绍契斯恰柯夫学派、巡回画展派和“艺术世界”创作群等,苏俄学派影响达到高峰。说苏俄学派素描不重视结构,显然是武断的。

      注二:胡一川,中国革命美术运动的领军人,先后是中央美术学院、广州美术学院的组建人,享年90岁。

      注三:“七年制”是1956年在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广州美术学院附中试办的一种学制,小学毕业考进来学7年,毕业报考大学本科,或出国留学。

      注四:人有各种类型,有的人感受是逐步深化的,开始不敏感,画开了,激情才逐渐调动出来,这种气质的人,有时用此种画法,还是能够成功的。画无定法,也是一条原理。总之,人要从无法到有法,再从有法到无法。

      注五:东欧学派的引入对排斥苏俄学派的一统天下,还是有积极意义的。舒传曦、梁运清、全显光、冯建辛、卢如来、金一德、徐君萱……等人创造了不少优秀作品,教学上也有一定影响。即使是源于苏俄学派的肖锋、郭绍纲、李天祥、林岗、罗工柳、靳尚谊詹建俊、恽忻苍、钟涵……所受的艺术营养也不是单一苏俄的,他们创造了很多优秀的作品,在艺术教育上贡献也是很大的。

      注六:王肇民,当代艺术大师,著名艺术教育家,诗人,享年96岁。

      注七:安德•克鲁多(1892——1982)是法籍教授,承后印象派传统,画风粗犷,他的中国学生还有胡一川、李可染、王肇民等人。最早在中国传授定点法,克鲁多享年90岁。
    李正天艺术中心官网 www.lizhengtian.com 粤ICP备11095962号
    广州市海珠区礼岗路柏涛雅苑信裕路首层26、28、30、32号 中心电话:020-34108005 18688398852 18688426682 13660493839